一個滇東南貧困縣的文化扶貧探索

2019-10-25 瀏覽次數: 字號:

       《21世紀經濟報道》特約作者 許偉明、李亞蟬  云南文山報道

       汽車顛簸在海拔2400多米的山路上,我們隨同上海國際集團旗下上海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國資經營”)來到云南省文山州丘北縣曰者鎮出水寨村。自去年起,上海國資經營在市國資委的統一部署和上海國際集團的具體安排下開展“雙一百”村企結對精準扶貧行動,對口幫扶出水寨村。
       與云南省眾多貧困村一樣,出水寨村所處的丘北縣正在大力推進脫貧攻堅。這里的扶貧工作面臨的一個重大難題是,多數貧困村落的經濟基礎是傳統的種植業,創收增收速度不容樂觀,如何讓這些貧困地區的人口更快、更好、更穩地脫貧呢?
       上海國資經營把視野投向當地的文化資源,試圖幫助這些沉默的資源閃光,并轉化為扶貧發展的潛能。丘北縣雖然經濟貧困,但由于少數民族眾多,當地以非遺為代表的文化資源頗為富饒。
        當前全國范圍內,正大力推進精準扶貧工作,不同的幫扶主體和被幫扶對象各有不同的資源稟賦,有效幫扶應該促進兩者資源的深度對接。基于這一背景,一家國有企業,在一個貧困縣的文化扶貧探索,便具有了獨特的啟示意義。

?       一、結緣出水寨

       很多人對云南的印象,主要來自麗江、大理等旅游城市。而出水寨村卻是另一個云南。
       文山州位于滇東南,是集“老、少、邊、窮”于一體的地區,全州一半以上土地是地形崎嶇的巖溶區,交通閉塞、對外交流困難,加深了貧困的程度和扶貧的難度。出水寨村,只是文山州的一個縮影。
       在國家部署下,上海和云南已建立21年的結對幫扶關系。隨著精準扶貧戰略推進,上海市在2018年部署“雙一百”村企結對精準扶貧行動,以云南省和貴州遵義市遴選的252個深度貧困村為對象,動員組織100家市屬國企、100家在滬民企分別結對100個左右貧困村。其中,在市國資委的統一部署和上海國際集團的具體安排下,上海國資經營與出水寨村結成了對口幫扶伙伴。
       上海國資經營的一名扶貧工作人員說,第一次來到出水寨時,村里嚴峻的扶貧形勢給了他很大沖擊。“很多我們覺得自然而然的事情,在這里還沒有解決。”最直接的是,名為“出水寨”卻缺水。還有,村民收入來源單一,主要仰賴傳統種植業,中小學生輟學情況較嚴重。
       基于對出水寨村情的認識,上海國資經營對出水寨的幫扶圍繞“扶貧必須先扶志”、“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的理念來開展,并落實為愛心衣櫥、愛心書屋、愛心超市、教育扶貧、消費扶貧、黨建聯建等項目。其中包括直接向村民采購南瓜籽、雞蛋、干蕨菜、小花豆等農特產品,幫助當地村民特別是建檔立卡戶貧困村民拓展銷售渠道,增收創收。在2020年底前,這類采購總共將開展8期。“愛心超市”項目也是改變直接發放物資的常見做法,轉而鼓勵村民參與社會活動累計積分,憑積分兌換扶貧物資。
      在教育扶貧方面,上海國資經營在當地設立獎助學金,激勵當地學生努力學習,從教育上為村落的可持續發展助力。公司職工捐贈的800多本圖書,組成了村小學的“愛心書屋”,緩解了小學課外讀本匱乏的困難。
當然,出水寨還有很多豐富的資源等待被發掘利用。這是一個壯、彝、苗族少數民族混居的村落,由于與外界交流很少,使得很多當地的民風民俗和傳統山歌等非遺得以完好保存。對這些資源的審視、梳理和利用,既是出水寨村未來產業轉型的重要一環,也是上海國資經營正在著力去投入的一項工作。

      二、富饒的貧困
      今年,除了繼續深入在出水寨村的幫扶工作,上海國資經營發起“文化遺美”非遺走訪項目,聚焦非遺的發掘傳播,試圖將幫扶的視野逐步擴大到整個丘北縣,甚至整個滇東南乃至更大的范圍。這與當地文化旅游的發展思路不謀而合。
      高鐵通車后,丘北與昆明的距離只需1小時的高鐵。旅游業已成為丘北縣域經濟的核心支柱之一,在全國文旅融合的大背景下,丘北縣也在思考,如何進一步挖掘和轉化文化資源,促進文旅產業的轉型升級;包括充分發掘和梳理本地的非遺資源,并借助旅游的力量,推動文化資源稟賦在經濟層面的釋放。
      中國的貧困地區多處在文化富饒與經濟貧困的矛盾中,丘北也不例外。丘北縣居住有漢、壯、苗、彝、瑤、白、回7個主體民族,少數民族人口約30萬人,占總人口六成以上。多元的民族結構,使當地有著豐富多彩的非遺,表現為不同的語言、習俗、服飾、舞蹈、音樂、手工藝等等。
      賀志春是丘北縣副縣長,來自上海市虹口區的一名掛職干部。他驚嘆于丘北縣非遺資源的豐富性,到任兩月有余,就已了解到弦子舞、水竹紙傘、羊皮鼓舞、火草紡織、瑤族藍靛等非遺。他說,“還有太多我不知道的”,這些非遺都有著鮮明的民族與地域特色,也都有著很大的保護和利用的價值。
      非遺的背后是當地豐富多彩的生活方式,它們皆為丘北所獨有的名片,更是不可再生的發展資源。正是看到這一點,作為上海國際集團深化國資經營功能的核心企業,上海國資經營試圖開展一系列的公益行動,包括進行一系列的非遺走訪、采購、展覽等,讓更多人了解和關注丘北縣的非遺,進而去了解此地的自然人文之美,探索文化扶貧的可行路徑。

      三、非遺與文化扶貧
      在2020年底之前,中國將實現全面脫貧,這是中國對全球扶貧減貧事業的莊嚴承諾。而對非遺的保護傳承,是中國文化強國戰略的重要一環。在中國的貧困地區,非遺和扶貧兩個工作,密切地交織在一起。一個直接的命題由此而生:非遺保護和扶貧發展如何有機互動?
      事實上,文化旅游產業在近幾年的快速發展已給出答案,國人對文化消費的需求正日漸提升,旅游也越來越成為文化價值變現的載體。在文旅融合的背景下,非遺在扶貧工作中的價值凸顯,反過來,扶貧對非遺保護的價值也同樣有效。
      基于此,上海國資經營對丘北縣文化資源的發掘,正是對扶貧模式的有益探索。上海國資經營的“文化遺美”項目,首站尋訪結對扶貧的出水寨村所在曰者鎮的銀器制作技藝,將此作為文化扶貧版圖的起點,并在第二站將視野延伸至該鎮北面的官寨鄉,走訪壯族水竹花傘的省級非遺傳承人。
      上海國資經營希望,借助這些行動梳理當地的非遺資源,觸發媒體、公眾對非遺文化、傳承人和產品的關注與認知,擴大宣傳效應;吸引相關產業人士參與進來,共同推動非遺手工藝的技術升級、設計提升;創造丘北縣非遺產品與外部市場的流通機會,幫助非遺產品融入現代生活,為非遺的生產性保護賦能。如此一來,既在扶貧上帶動產業發展、村民增收,又能助力文化保護與傳承。
      對非遺的保護和利用,也需要傳承主體轉變觀念。很多貧困山村的人,將自己的傳統文化視為“落后”,殊不知其中隱藏著經濟發展的可能性。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四個自信”,即堅持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并強調了文化自信對民族復興的重要性。對一個民族而言,對非遺的保護傳承也正是文化自信建設的重要體現。
      上海國資經營的扶貧工作者說,“我們要做的就是讓他們相信,自己的文化是美好的,是有價值的,有了這樣的自信,他們才會去保護好、利用好這些文化遺產,通過文創、文化旅游等方式,讓非遺給生活帶來實際的改善。”
      對于那些缺少自然資源稟賦的貧困村落來說,唯有通過非遺等資源的發掘,凸顯文化差異性優勢,才有可能搭上丘北文旅發展的快車,進而實現脫貧。因此,借助像上海國資經營所展開的此類非遺走訪傳播行動,推動當地人對自我文化的認知、認同,進而建設文化自信,則顯得尤為重要。
?       上海國資經營人士表示,“我們計劃先從丘北縣出發,發掘這里的非遺,再慢慢輻射到整個滇東南地區等更大的范圍,我們對非遺的關注和發掘,是一個長遠的計劃。”

 

 


 

分享本頁: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法律聲明

COPYRIGHT 2005 SHANGHAI INTERNATIONAL GROUP CO..LTD 滬ICP備05020216號-1 滬公網安備31010602003330號

今晚双色球预测最准确